<b id="kzrez"></b>
<samp id="kzrez"></samp><delect id="kzrez"><th id="kzrez"><b id="kzrez"></b></th></delect>

    <source id="kzrez"></source>

  • <button id="kzrez"><code id="kzrez"></code></button>
        <acronym id="kzrez"></acronym>
      <delect id="kzrez"></delect>

      <b id="kzrez"><small id="kzrez"></small></b>

      <button id="kzrez"><code id="kzrez"><li id="kzrez"></li></code></button>
      生活方式研究院
      新周刊       2021-04-12    

      00后逛公園相親角,差點被嚇死

      歡迎來到大型海王捕魚現場

      0 0

      版頭.png

      脫單這個話題,對生活方式研究院的同事們來說并不算陌生。

      只要看到線上脫單活動就互相分享,甚至順便幫同事們修改相親簡歷。 

      今年,辦公室來了第一位00后實習生。她的到來,繼續壯大了生方院的單身狗隊伍。 

      對00后戀愛觀的好奇和對小伙伴終身幸福的關切,我們決定做點什么。線上組CP,線下逛相親角,能安排的我們都安排上了。 

      以下是我們00后實習生自述的脫單故事。

      微信圖片_20210407110503.jpg 

      01

      00后相親,離譜嗎? 


      “你能接受相親嗎?”

      “應該可以?!?nbsp;

      00后相親,聽著離譜。然而,對于一個母胎solo 21年的人來說,似乎沒什么資格看不起任何脫單方式。 

      本人,00年,母胎solo,佛系脫單人士,佛到身邊朋友都認為我要坐等相親年齡的到來。

       “一周CP”、“CP計劃”、“脫單專屬”等等,這些活動基本上都是填寫資料,后臺根據資料匹配一個對象,然后兩個人一起完成一些小任務,比如分享一首喜歡聽的歌、一起和日落合影等等。

      cp01.png

      在同事們的鼓勵下,我決定去試一試。在報名CP活動前,我還迷信地做了塔羅占卜。

      占卜師說:“你的正緣已經出現,或者馬上就要出現,你離脫單不遠啦!“ 

      結果呢?別問,問就是失敗了,而且是失敗了兩次。 

      第一次參加,我深思熟慮地填寫每一項資料,把每個表格都填得滿滿的,天真地以為這樣就能被分配到一個心儀的CP。 

      結果,匹配結果出來后,我對著上面的微信號搜索,發現根本沒有這個人。 

      查無此人! 

      +查無此人.png

      “可能是不小心填錯了吧?”“怎么偏偏是我的CP把微信號填錯了呢?”我心想。 

      一次不行,那就再來一次。 

      一周后,我又參加了這個CP活動。這次的CP匹配分數比上次的還高,很快也加上了對方的微信。 

      “Hi”

      “你好呀” 

      對話停留在互相問候的步驟,我和CP的故事再也沒有下文,根本沒有進入到我曾經以為會很尷尬的小任務階段。 

      這讓我本不堅定的脫單自信,又遭到了不小的打擊。  


      02

      相親角,更練膽量? 


      同事比卡丘提議:“線上接連受挫,不如轉戰線下,一起去天河公園相親角看看?!?nbsp;

      于是,00年的我,94年的比卡丘“阿姨”,以及一位90年的男同事陳淼淼組成了一個臨時相親團。 

      來現場之前,我們用心打磨出兩份覺得叔叔阿姨們會喜歡的簡歷。 

      天河公園的相親角規模十分壯觀??粗鴿M地的資料,擁擠如潮的人群,我著實被嚇了一跳。

      cp02.pngcp03.pngcp04.png

      人群中更顯眼的,是拿著簡歷毛遂自薦的相親者。他們一邊自我介紹,一邊說出自己真誠的戀愛口號,引來許多叔叔阿姨們的圍觀。

      cp05.png人們或低頭俯視成排的資料,或掃視身邊的男男女女。要是把地上的相親資料換成菜市場里的貨品,人們的神情動作也大概如此。 

      如果不想引人注目、被人從頭到腳打量,那我勸你千萬別在人群中停留。當你往那一站,就會有人看過來,打量你,對你感興趣的話,還會問你一些問題。 

      “你哪里人?”由于我聽不懂粵語,每當被別人問到,我都下意識要躲,仿佛要拒絕街上往你手里塞小廣告的人。 

      “你哪年的?”看著眼前這位接近40歲的叔叔,我真的很難承認自己是00后。 

      cp06.png

      “你對另一半有什么要求?” 叔叔繼續追問著。面對這一兩句說不清的問題,我只想趕緊結束對話。 

      “年齡上有什么要求?”叔叔又問。

      “90后吧?!蔽一卮?。比我大十歲是我能接受的年齡上限。大叔聽完和旁邊同行的朋友說:“好吧,我們被淘汰了?!?nbsp;

      還有比叔叔的追問更直接的,走上來直接說“能摘下口罩看看嗎?”或者“加一下微信吧?!?我尷尬得不知如何拒絕,腳下摳出的絕對是三室一廳。 

      cp07.png

      一個幫兒子相親的大爺,打量了我和比卡丘,分別問了我們的年齡和籍貫,然后向旁邊的人介紹我們倆。他的語氣仿佛在說:“你來看看,這有兩個,這個不行還有那個?!?/p>

      cp08.png

      03 

      30歲的男生,被嫌太年輕? 


      “你是本地戶口嗎?“

      “有房嗎?是你自己的房還是父母的?“

      “你多高?有一米七八以上嗎?“ 

      面試官們的問題張口就來,能不能對答如流且獲得叔叔阿姨喜歡,那就全憑造化了。 

      穿著工裝褲、馬丁靴,戴項鏈的時尚小伙,叔叔阿姨們基本不會正眼看。反倒是旁邊西裝革履、背著電腦包的男生,被叔叔阿姨團團圍住,幫自己的女兒要微信。 

      cp09.png

      在這里,20歲的女孩相親不稀奇,30歲的男生卻會被嫌太年輕,阿姨們看到同事陳淼淼的相親簡歷后,頻頻搖頭。而且,叔叔阿姨們都不太相信,男孩子真的能接受姐弟戀。 

      比卡丘搭訕的男生,簡歷上寫的是87年,但實際是92年的。“來相親的女生大多年齡比較大,我把自己年齡寫大一點,會比較好找?!?/span>他解釋道。 

      本人缺席,沒有照片,只有一份文字簡歷,簡歷上的信息真假難辨,只看幾個標簽,這確定能找到對象? 

      現場擺放著的簡歷大多寫得很寬泛,僅有一些身高、體重、年齡、籍貫和財產狀況等硬件條件,擇偶偏好寫的也多是對另一半硬件條件的要求。愛好、性格在簡歷里幾乎沒有提及,還不如在線上參與CP計劃時填寫的資料多。 

      在許多叔叔阿姨們眼里,這些硬件條件都是基礎,反正“感情都是可以培養的”。和叔叔阿姨們的相親觀比起來,我頓時覺得自己的擇偶格局有點小了。  


      04

      相親這片海,人人都能是海王 


      只看簡歷沒什么收獲,沒關系,專業的事還是交給專業的人來做。 

      cp10.pngcp11.png

      當然也有聽起來靠譜一點的,“注冊只需10元,公安機關審核身份證,真實身份和身份證不符的不給通過”。 

      我加了一個免費的相親群。進群后發現,有人會把群里的異性都加一遍。大家打著多認識一些新朋友的旗號,其實心底里都是“海王”。不會有人真的在加了一位異性微信之后就立刻離開,只專心和ta接觸。

       cp12.pngcp13.png

      移動互聯網時代,線下相親角的人流最終也導流到線上。在相親角看到合適的簡歷,簡單溝通幾句,加個微信。沒看到合適的,還可以加入一些群聊或者線上組織,在群里面互加微信,最后成為網友,殊途同歸。

      原來“網戀”才是親密關系發展的開端。 

      從擁擠的相親角出來,那種奇怪的窒息感才得到緩解。如果問我有什么收獲,那一定是增強了我的憂患意識:努努力,以后爭取不用相親。 

      cp14.png

      相親角里,每一個年輕人都被標簽和編號取代,幾十年的人生被概括為A4紙上的幾句話,大家像是一個個明碼標價的商品,被擺在地上、掛在樹上以及父母的太陽傘上。來到這里,也就意味著你需要做好被選擇、被比較的準備。 

      相親可以是愛情跑道上的一種加速器,幫助你省去前期認識人的時間成本,彼此溝通更直接、相處時目的性也更強。只不過,當你決定使用加速器時,心態恐怕也得跟得上這加速度。 

      相親前先問問自己,你真的準備好迎接這種婚戀加速度嗎? 

      (文中比卡丘、陳淼淼均為化名)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2019午夜福利不卡片在线,大香大香伊人在钱线久久-不卡在线一区二区三-国产第一页无线好源|yy4080午夜一级|国偷自产 高中小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