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kzrez"></b>
<samp id="kzrez"></samp><delect id="kzrez"><th id="kzrez"><b id="kzrez"></b></th></delect>

    <source id="kzrez"></source>

  • <button id="kzrez"><code id="kzrez"></code></button>
        <acronym id="kzrez"></acronym>
      <delect id="kzrez"></delect>

      <b id="kzrez"><small id="kzrez"></small></b>

      <button id="kzrez"><code id="kzrez"><li id="kzrez"></li></code></button>
      生活方式研究院
      沙糖       2021-03-19    

      “拒絕相親后,我在交友軟件觀察異性”

      降低期待,但保持熱情。

      0 0

      頭圖.png

      提到交友軟件,年輕一代也許并不陌生。你只需要填寫基本的介紹,上傳照片,并通過左滑(即拒絕)、右滑(即喜歡)來匹配陌生人,建立聯系。

       

      《中國青年報》的數據顯示,近一年來,62.4%的單身青年交友以線上為主,其中,交友軟件占線上交友用戶渠道的62.3%。沒有那么多條條框框,互聯網的無限可能,吸引了大批單身青年。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中國單身人口已達到2.4億,而適婚高學歷人口中,女性占比已超越男性,這一趨勢在一線城市更為明顯。

       

      越來越多的單身女性使用交友軟件尋求社交或親密關系,但一切卻沒那么簡單。比如由于準入門檻低,會存在信息不實與約會安全問題;而在照片占據大篇幅界面的前提下,“看臉”成為線上擇友的第一標準,女性依然擺脫不掉“男性凝視”的枷鎖。

       

      我們和三位身處一線城市的90后女性聊了聊,她們都通過交友軟件,促進了關系的升級或對自我的認知。以下是她們的自述:

       

       

      第一部分 

      拒絕相親后,我開始用交友軟件

       

      小梅,27歲,上海,外企職員

       

      “88元,本金牛座為了脫單支出的第一筆資金?!?/p>

       

      這是我去年9月底的一條朋友圈,也是我鄭重其事用交友軟件的第一步——購買會員。軟件會給我VIP特權,讓我的信息有更多的展示機會,我用這樣的行動,激勵自己去社交。

      IMG_9374.JPG

      2020年全球交友應用中用戶支出同比增長15%,超過30億美元。圖/受訪者提供

       

      這條朋友圈,除了平日信任的朋友、同事,我爸媽也能看得到。從小到大,我幾乎什么事情都會和他們分享。小學有男生寫情書給我,其實就是抄歌詞,我拿回家和我媽一起看,我媽笑著說:別影響學習。其實爸媽也不怎么擔心我,你見過哪個談戀愛的人,整個暑假寒假都宅在家里?

       

      長這么大,我就遇到過一次我喜歡的男生,是我初中同桌。他喜歡捉弄我,比如做眼保健操的時候把我的眼鏡藏起來,這些日常很好玩,但那時候也比較小,可能暗戀都算不上吧。

       

      學校里總有那種風光靚麗的女生,她們成績好,和異性的關系也不錯,我通常能保持和她們良好的關系,但我不太想成為這樣的人,因為不想要在保守的校園環境里承擔“被他人討論”的風險。雖然不覺得自己是討好型人格,但我會比較向往和所有人都打成一片的狀態。

       

      我使用交友軟件的原因有很多,畢業后,不想接受家里安排的相親對象,那些無關痛癢的親戚關心的,并不是我的標準,有幾次還會和父母起沖突。但作為沒有談過戀愛的宅女,我依然向往親密關系。

       

      我一直在外企工作,身邊好多同事都會用交友軟件,還有人在上面找到了老公,在她們的推薦下,我下載了交友軟件。一開始,我隨便寫資料,也不想和人配對,純圍觀。去年下半年,我經歷了工作變動,換了新的公司,原本溫吞的狀態被打破。來自領導的賞識,讓我感覺到,其實我是個不錯的人,我也可以親身去經歷其他更多的關系。

       

      去年年底,我主動約一位交友軟件上認識的男生見面。逛書店、吃飯、看電影,都是我建議的,因為我感覺,自己掌握節奏,可能比較自在。我們聊日常工作、電影對各自生活的影響,也聊交友軟件的各種功能,但并沒有提各自的情感經歷,對方情商智商比較高,大家保持著分寸感。

       IMG_9375.JPG

      小梅用畫筆記錄下自己約會的心情。圖/受訪者提供

       

      那一次見面之后,我們還是保持日常聯系,我期待著繼續見面,但感覺自己已經主動過,就需要換對方來表示了?;嫉没际强隙〞械?,但這些情緒可以與朋友或父母消化掉,同事也告訴我,交友軟件上見面的前五個人,就不要期望太多。

       

      3.8婦女節那天下午,公司放假,但我因為事情多,一直加班到九點多才下班,疲憊地打開手機,發現上次見面的男生脫單了??吹竭@條朋友圈的時候,我還蠻受刺激的,但轉念一想,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在2021年年初的時候有個計劃,就是認識更多的異性,哪怕只是朋友也可以。我告訴自己,不抱期待,但保持熱情。

       

       

      第二部分 

      陌生人在我面前哭,我感同身受

      大漂亮,26歲,廣州,互聯網編輯

       

      四年前,我到廣州讀研,所學課程與想象中的有差距,與同學相處也不算親近,那時比較孤獨。后來,我打算出國讀書,也是那時候開始用交友軟件,正好認識了一個學術男,能聊關于學習的共同話題。我學校附近的酒吧,我們見了一面,從對方那里,我能夠獲得很多當時生活里的具體建議,但并沒有更多了解的興趣。

       

      那時,我也很難去信任別人,對于線下見面,總是有所猶豫。交友軟件總是會給人這樣一種矛盾感,空閑的時候去用它,總覺得上面有聊不完的人,但熱情一過,又會卸載,無聊的時候又會重新裝回來。

       

      19年底,我去了北歐交換,本著想要認識更多人的目的,我又用起了交友軟件。我發現可能是生長在保護得比較好的環境里,北歐人處理關系比較單純,沒有什么彎彎繞繞。再加上一起交換的同學鼓勵我勇敢一些,找相對安全的公共空間見面,打開圈子,我就去了。

      與聊得很開心的男生去放煙花。圖/受訪者提供

       

      我當然認同交友軟件“角色扮演”的事實,但我們每個人生活中又何嘗不是在扮演某種角色?正是因為有這種平臺的存在,能讓我看得到很多反差。我曾經遇到過一個男生,在網上聊天很熱烈,但是等到見面的時候,對方變得非常羞澀,不過能發現他很看重那次見面。因為我在自我介紹里寫,很喜歡穿淺色T恤的人,他那天就穿著一件淺藍色的衣服。

       

      在北歐的那段日子,我遇到過很有紳士風度的人,我們一起逛美術館,聊自己喜歡的畫,也遇到過認真和我學包餃子、了解中國的人,回國后,我還與不少人保持聯系。一開始的那種“信任懷疑”也沒有繼續困擾我了,因為先承認現實的糟糕和孤獨的無法根治,再去建立各種社交關系,才是更好的選擇。

      IMG_9378.JPG

      把畫作的溫暖,與人分享。圖/受訪者提供

       

      可能因為這種偏喪的心態,讓我對帶著陰郁或者脆弱屬性的人更能產生共鳴。我記得之前約會過的一個男生,半夜喝多了在便利店買蔬菜卷,但因為醉得太厲害,怎么也打不開,他就哭了,他對我說:“我好想吃東西啊,怎么這個就這么難開呢?”

       

      情緒崩潰的原因有很多,在他那里,是想到和前女友的分手。和一個人建立感情的過程多美好,一點一點淡掉的過程就有多難過。我很能理解這種情緒,大部分的感情也都會是這個結局。不過后來,他酒醒后,說自己什么都不記得了。

       

      我曾經在交友軟件的自我介紹里寫,我并不是一定要通過這個平臺找到什么,或建立穩定的關系,但如果有幸遇到那些對生活有表達和理解的人,有片刻的共情就足夠了。

       

       

      第三部分 

      在交友軟件,找到理想的對等關系

      Queen,24歲,臺北,大學助教

       

      2018年,我結束了一段長達5年的親密關系。對方比我年長很多,也是我的第一個男友。某種程度上來說,我有點“公主病”,喜歡被照顧的感覺,但是5年讓我看清了關系的B面,由于雙方所處世代的不同,我們有很多本質性的矛盾無法解決。

       

      他生長在一個相對保守的家庭,無論是公共議題還是生活事務,都偏向于采取接受的姿態,但學習社會學的我,比較愛問為什么,為什么這件事存在就是合理的?為什么不能否認?

       

      2019年,我出國留學,當時是帶著開放的心態去玩交友軟件的。因為回到單身狀態,又是一個人出國,除了同學,可以通過交友軟件認識不同領域的人。

       

      這就像是一個巨大的人類櫥窗,慣常而言就是走馬觀花,習慣性地左滑,偶爾會停下來看自己感興趣的男生,向右滑動的時候,會存在對方也剛好喜歡你的可能。應該是大腦里多巴胺的分泌效果,匹配的那一瞬間,會小小開心一下,我會對這種感覺有點上癮。

       IMG_9371.JPG

      喝完酒聽完陌生人的故事,走在空無一人的異國大街上。圖/受訪者提供

       

      但與此同時,我也認為交友軟件會讓我更理性,因為我已經對親密關系有所了解,我知道自己大概想要尋求什么樣的社交,在這其中,對等與尊重可能比較重要。我不會接受輕浮的人,比如表現出強烈的厭女情緒,或男性權威的人。除此之外,無論是輕松閑聊還是嚴肅對談,我都會熱情投入。

       

      對于社交,我一向比較主動,社會學里有理論是研究關系互動的,大概的意思是,你用什么樣的方式先去互動,也會引導對方用類似的方式和你互動。

       

      后來,我回臺北畢業找工作,也是通過交友軟件認識了現在的男友。他是學語言學的,關注語言復興,我很感興趣,主動找他聊天和見面,無論是政治話題,還是生活樂趣,我們都能夠找到契合的點。

      IMG_9369.JPG

      貓也是Queen在交友軟件上繞不開的話題。/受訪者提供

       

      我倆的見面其實蠻愉快的,但分開后他在網上又變得很沉默,我以為是他對我沒有興趣,但經過更多的相處后,我發現他就是不好意思。第三次見面后,我們就坦誠了對對方的好感,并確定了關系。

       

      需要說明的是,在確定正式關系前,我們都對彼此的社交沒有干涉。我始終對交友軟件里那些在介紹中說明自己想要一段正式關系的人有所保留。這可能是一種限制,你們還沒有這么了解彼此的時候,就說想要很正式的關系,好像都是為了對方做出一些犧牲才走到一起的。

       

      傳統文化中,似乎兩個人要告白在一起才可以牽手約會,女性所謂對關系的不忠尤其會受到譴責,但西方發展而來的約會文化,更傾向于鼓勵雙方在確定關系前享受多段約會或者一起出去玩的經驗。我會喜歡你,也可能會喜歡別人,隨著交友軟件的普及,這件事應該可以被更多人接受。

       

      前不久,男友向我求婚,我們打算進入人生的下一階段。很多人問我和我男友是怎么認識的,我都會和他們說,我倆有個共同的好友,是交友軟件。但無論如何,交友軟件只是一個開始,如何去使用,如何去發展親密關系,讓自己和他人都變得更好,始終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

      IMG_9372.JPG

      Queen與男友的求婚之夜。圖/受訪者提供

       

      關于交友軟件,有太多當下青年男女社交的困惑。比如在一個追求效率的年代,感情是否也可以“速食化”匹配,通過大數據讓標簽契合的人相遇?比如當代喊著“社恐”的年輕人們,在真正配對后,就會失去打招呼的勇氣,可能并沒有足夠的耐心與精力去探索一個陌生人的世界。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2019午夜福利不卡片在线,大香大香伊人在钱线久久-不卡在线一区二区三-国产第一页无线好源|yy4080午夜一级|国偷自产 高中小美女